爪机党,最近沉迷第五,陷在秀秀的坑里出不去

震惊!某雅正名士竟是断袖!

           魏无羡今天打算去看看师妹,结果刚走到门口就被赶出来了,江澄吼到:“魏无羡你还敢回来!wtm今天就打断你的gay腿!”无奈只好溜回云生不之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山的时候又在彩衣镇里顺了两坛天子笑上来,突然想起了那个闲置已久的香炉,突然兴起,又把它从静室中找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唉,”魏无羡叹了一声,“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。”然后又手贱作死去点上了香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咦,我这是在哪?”魏无羡环顾四周,入眼是一堵围墙,他这才发觉,自己是在云深不知处。魏无羡像是那种会闲着的人吗,既然来了,当然有去看看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兰室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,魏无羡趴在窗户旁边看着里面还略显稚嫩的脸庞,不禁感叹到:“唉,果然还是小时候可爱,哪有以后那么古板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时候正是蓝启仁小时候,正是少年时代。在他旁边坐着的,还有温若寒和金光善以及聂明玦的父亲,这是还没有温氏一家独大,同龄人相处的还是很愉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,启仁兄,这上面讲的是什么啊,你给我说说呗。”这时候的温若寒正是阳光少年,没有半点阴翳的气息,一看就让人心生好感,蓝启仁也没有拒绝,接过书本给他讲解起来了。那个时候还是两人坐一张桌子,讲解的时候,两人靠的极近,仿佛呼吸都交缠在一起,魏无羡在窗外看两眼放光,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半生

薛晓
第一次写
一个沙雕脑洞

        清晨的微光透过纸窗撒进屋子里,一个人慢慢起身,从床上坐起来,似乎有些茫然的看看周围,又好像想起来了什么,走到窗户旁,往下望,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劈柴,无声的笑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眼前一转,中午,面前的餐桌上摆着几样家常小菜,对面的人笑盈盈的看着他,对他说:“快来吃饭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对呀,该吃饭了。
        下午,两人互相依偎着坐在湖边,聊着最近山下的一些琐事,这时,一群小孩子跑过来,在湖边嬉笑着,奔跑着。
         本来是一副美好的画面,一个站在你旁边的小孩子脚底一滑,掉进了湖里,还抓着你的袖子拉着你一起掉进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忽然从床上惊醒,环顾四周,是了,这才是现实,没有他的现实。